江西装饰网

江西装饰

当前位置:主页 > 江西装饰 >

全球电动车先锋日产汽车将退出电池业务

来源:江西装饰网 作者:admin 时间:2017-08-25 14:25

    2015年年中,雷诺与日产汽车公司CEO卡洛斯·戈恩就明确表态:“我们在电池业务这一块开放竞争,确保获得最好的电池。就当前而论,我们认为最佳的电池生产商是LG化学。”自2015年起,日产开始采购韩国LG的电池,AESC遭遇沉重打击,紧接着在2016年,日产就做出了要抛售电池业务的决定。
 
    去年,日产汽车在解释出售电池业务的原因时表示:“未来希望通过外部采购方式,进一步降低电动车生产成本,应对激烈竞争。”
 
    据日本媒体报道,如今的日产,之前的索尼,退出动力电池界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早有征兆。
 
    官方披露的消息显示,AESC公司的锂电池自2010年面世以来,安装在销量超过27万辆的全球畅销电动车日产聆风上,且在超过36亿公里的驾驶中从未发生过一起重大事故。此次收购交易中的三个电池生产工厂均能实现业内领先的优良率和产品一致性。
 
    也就是说,抛开技术等先进性不说,在生产一致性与产品可靠性方面,AESC还是很有功底的,这对于中国企业而言绝对有莫大的吸引力。
 
    日产有意退出电池业务,早在2014年就初露端倪,因缺乏市场竞争和日产纯电动汽车市场规模的限制,日产旗下电池公司生产的电池与其他的独立电池企业相比,存在成本较高、电池容量不大、续航里程不具竞争力等劣势。
 
    比如,AESC的电池能量密度在140瓦时到170Wh/kg之间,价格为400美元/千瓦时。而松下为特斯拉Model 3提供的电池能量密度为340 Wh/kg,是目前市面上单体能量密度最高的电池,松下表示在2025年成本会控制在172美元/千瓦时。
 
    从技术路线上看,AESC是业内少有的以锰酸锂为正极材料的动力电池企业,锰酸锂虽价格较为便宜,但是能量密度低,循环性能差,相较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没有突出优点,当前国际市场主流路线是往高镍三元材料发展,技术上“剑走偏锋”的AESC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国内新能源行业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颇为直白地表示:“懂技术的国内公司应该不会买。AESC的锰酸锂电池技术不太先进,已经被淘汰了。最先进的还是三元锂电池和钴酸锂电池(特斯拉用的就是松下的钴酸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和钴酸锂电池的技术各有长处,但锰酸锂电池已经被淘汰了。”
 
    中国“接盘侠”能否打开市场行业人士认为,如果2020年电动车实现初步的市场化普及,动力电池行业也将告别高利润,进入量大薄利的规模化时代,行业格局洗牌也在所难免。而从整车企业角度来看,开放采购而不是把控一两家电池供应商,技术路线上风险更低,也有利于降低成本。
 
    对比AESC和松下、LG等独立的电池企业近年的发展,供应链条相对单一,仅服务于日产、雷诺两大客户的AESC,在技术进步、成本控制等方面,就不如服务于多个客户的独立电池企业。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AESC近年的“江湖地位”有所下降,毕竟还是全球锂电行业中响当当的角色。
 
    国家863动力电池测试中心主任王子冬曾表示,国内电池企业与国际同行的一个差距就是产品的一致性与可靠性,而日韩的动力电池企业这方面就做的比较好。相应的,产品的一致性与可靠性解决不好,电池的成本下降也就难以实现。
 
    从外媒报道看,日产做出出售电池业务的决定后,吸引了包括松下、LG化学、三星SDI以及NEC等潜在买家。最终,来自中国的实力买家胜出。
 
    最终将日产旗下电池业务纳入囊中的金沙江资本,是近年国内外非常活跃的投资机构。金沙江资本的官网显示,金沙江基金成立于2004年(由伍伸俊和林仁俊共同创建)。2016年由合伙人领衔成立“金沙江创投”、“金沙江联合”和“金沙江资本”三个独立互补团队以独特投资策略和资源面向市场。
 
    金沙江创投因投资了滴滴出行、饿了么、映客直播、ofo共享单车等一系列知名公司而被人熟知,金沙江资本虽然名声不如金沙江创投响亮,但在电动汽车领域已深耕10多年,投资对象几乎覆盖整个产业链,比如原料领域投资了全球最大的高性能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供应商立凯电能(台湾立凯电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电池领域投资了美国固态锂电池公司SEEO,波士顿电池也将在中国落地生产;整车制造领域投资了新大洋知豆、国能新能源,并参与了菲斯科汽车的收购;电机领域投资了Protean轮毂电机;汽车设计领域投资了阿尔特等。
 
    凭借国际化的专业团队、电动车产业链的多年布局和丰富的投资经历,金沙江资本最终将日产汽车多年培养的电池业务收入麾下,其投资业务版图也更加完整。
 
    在官方新闻稿中,金沙江资本主席伍伸俊表示:“对AESC公司及日产电池业务的收购是我们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迈出的重要一步。我们计划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扩大美国、英国和日本的产能,同时在中国和欧洲新建工厂。我们将发挥全球供应链优势,秉承安全第一的宗旨,更好地满足全球客户的需求。”
 
    根据协议,金沙江不会对AESC目前的雇佣状况做出任何改变,现有的领导团队将继续维持,公司的总部和业务发展中心将继续驻扎日本。
 
    不难看出,在中国建厂并开拓中国市场,是金沙江收购AESC之后的重头戏之一。而收购完成后,AESC将成为由中国公司百分之百控股的子公司,其在中国设厂、销售也将没有政策障碍。有报道称,收购完成后,金沙江资本计划在中国新建30GWh产能的动力电池工厂,计划在天津、广州、重庆建设第一批新工厂,并规划在南昌和湖北建厂。
 
    中国电池网创始人、锂电“达沃斯”秘书长于清教认为,收购只是成功的第一步,能否打开中国市场,最终要看作为资本投资机构的金沙江,能否玩转实业。“比如并购后和日系企业的文化融合问题,在中国建厂的生产管理问题等,此前金沙江在波士顿电池的国产中已经遭遇生产管理方面的挑战,此次收购日产电池业务后能否解决好这方面的问题?”
 
    于清教认为,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进步也很快,不是拥有先进技术和生产线就一定会胜出,生产出可靠产品并满足客户需求才是最重要的,能否在国产后组建高效的生产管理和市场销售团队,才是成功的最终决定因素。